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它现在不止米英短打了,还有露中

2009 10 03
理文件时发现了这个,即使是对露中无感的现在对这篇还是喜欢得要死……

王耀不见了。
亚细亚大家族少了哥哥,就寂静下来。
虽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任勇洙安静了不少,为王耀失踪的事情闹了一会儿没人回应就心不甘情不愿地沉默,不会一直吵着吵着说大哥的起源是俺是俺。其他人都心知肚明。
把王耀可能在的地方找了个遍,最后想起这也不是第一次。
那么他到底去了哪里?

四个人在灯下摊开地图,手指顺着中国的版图勾了一圈——应该不会去岛国——那么越南,泰国,印度,巴基斯坦……想不起他一人去这些地方的理由。
或许不在亚洲。以防万一要不要问问赛迪克•安南?
比起去找面具大叔,不如直接把电话打到莫斯科。

没人接。

伊万•布拉金斯基一路步行到新西伯利亚,这实在花了他不少精力。以及时间。不过他从来不缺这些东西。
他向上司请了假,名正言顺地出来散心。
那么你呢?小耀。该不会又偷偷溜出来的吧?
他愉快地拍拍面前东方人的头。王耀躲在外围镶着皮毛的连帽外套里,不过没把帽子罩上。下半张脸——及其老套地——被从上方十三厘米处延伸下来的月白色围巾挡住,双眼被风吹得快睁不开,睫毛在寒冷里瑟瑟颤抖。
……散步而已啊噜。冬天真冷啊噜,我来错了。
但不能悔棋哟,越过国界了,请交过路费☆。
我、我可不记得有教你这么土匪样的说法!
王耀急得跳起来,一头撞上伊万的下巴,马上蹲下去喊痛,结果把伊万扯得快窒息。
真是的……小孩子长大后就不听哥哥的话了啊噜……
王耀显然没发现自己话里莫名其妙的成分。
哥哥?
伊万歪过头,歪过四十五度,九十度,九十五度有点勉强,身子也歪下去。一头栽在雪地里。受到报复一般,王耀也被拉倒在地上,两个人的头撞到一起,狼狈不堪。
王耀继续说。
是啊哥哥……
他的视线游离在俄罗斯的天空里,一点一点落入几百年前。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就是我弟弟了,诞生在西伯利亚的弟弟。虽然你违背我的愿望长到这么高……
也对。小耀太矮了,所以我一直没有把小耀当作哥哥。

我一直把你当作,最亲爱的人。

----

好像一直都没有说啊,卡梅娅虽然还活着,爸妈还是义无反顾地入了台新的,21.5英寸一体机(唉它没有主机啊……!
这里这里
第二排色的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个。
总之我盯着它痕久后终于憋出个名字——
东风三郎!
一、一不小心就取了这种名啦我又相信第一感觉是准确的所以……不知道爸妈会是啥反应所以现在也没告诉他们……

下面是很早(不也没多早)写好的,真的不是故意用三郎来发出哟~

回答/米英
毋庸置疑的是,亚瑟在看见阿尔身上那件大大书写着“I LOVE NY!”的T-shirt时,的确狠狠地皱紧了眉头。
了解亚瑟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大风大雨即将降临的前奏了。作为应该是最了解亚瑟的人之一、同时也是读不懂空气的存在,阿尔亲昵地揽过亚瑟的肩膀,把前兄长吹胡子瞪眼的表情理解为了在表达这件T-shirt的无比慕之情。
“亚瑟也要一件吗?”
“……才不要!”
“嗯三秒内回答YES的话HERO免费送你一件哦~”
“都说了不要啦!”
“很好,三秒内回答NO的话HERO供应你一百件!”
“……”
亚瑟闭了嘴扭头看向一边,他看到窗子上阿尔灿烂得快融化玻璃的笑脸。
“不回答的话就给你这个。”
阿尔竟扯了件T-shirt就往他头上套,丝毫不在意他身上穿着的整整齐齐的衬衫马甲配领带。终于把头从领口伸出来后,亚瑟不满地朝身前看去。大大的粉红色字样刺激他的视网膜脱落。
——I LOVE ALFRED!



哥哥们的忧郁/米英?
基尔伯特想,路维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肌肉男的呢?想当年捡到他的时候还是圆嘟嘟的小肉团可爱得想去戳一戳,他也的确这么做了,怀里的孩子发出意义不明的呢喃,大概只是单纯地被基尔伯特烦到,小手轻轻拍到基尔臂膀上。做哥哥的愣了好久,意识到这是这个小家伙的第一次攻击后大声地笑了。他想这孩子真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啊以后一定会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吧。
现实摆在眼前:路维希实在是太顶天立地了,现在。
不过再怎么长都是他基尔伯特大爷的弟弟,无论如何都是天底下第二帅气的男人。肌肉又怎么样?比柯克兰家那个肥肉笨蛋好太多了吧?
他这样想着,看了正在向王耀和本田菊讨减肥方法的阿尔弗雷一眼。

王耀想,当哥哥真不容易啊。做爹做娘地把四个小孩子拉扯大结果被抢走的被抢走、离家的离家、反目的反目、脱线的一如既往的脱线,就没让人省心过。小时候哪个孩子不是天使,现在是进入青春期了?起码得学着体贴父母,哦是兄长,啊。
不过也别无他法。和柯克兰家的KY先生比起来,王耀还是有了点安慰。
他这样想着,看了面前唾沫横飞完全不懂尊重大人这四个字怎么写的白眼狼阿尔弗雷一眼。

罗维诺想,土豆混蛋真他妈的混蛋。因为他,弟弟变成只会吃和睡的废物,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路他真是好棒哦!”。虽然他以前就是个废物,走在平路上会摔跤,总被人欺负,但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一个筋肉混蛋抖S呢?弟弟真是难以捉摸的生物。啧,暂时由他去吧,罗维诺看着左右手都托着PASTA的菲利西安诺——等他脑袋里塞满土豆后再去找土豆混蛋算账。
不过土豆终归比面包夹肉的肥食品好太多了不是?
他这样想着,看了咬着蓝蓝路吐字不清的阿尔弗雷一眼。

伊万想,他真想要个温和的家人。姐姐不算,看着人畜无害也能激发他断天然气的决心。妹妹?噢天啊他真想把逼到眼边的寒光当作水管反光但他明白地知道那不是。说真的就连阿尔弗雷的镜片闪光都比这个强,他也终于有了会被杀气吓傻的时候。
他这样想着,看了娜塔莎和她寒光凛凛的匕首一眼,缩起身子。

瓦修想,妹妹真可爱。
他这样想着,鄙视了在场的所有弟弟。

亚瑟想,天使和笨蛋也就几百年之隔。看呐,不懂礼仪地边吃东西边说话——吃的还是毫无营养可言的汉堡,一点也不绅士地唾沫横飞的样子他真的是自己的弟弟吗?衣领脏了,领口了一圈到底几天没换了?领带没打好,估计领带夹也没夹上吧。不、不要突然站起来这样很不礼貌、噢不列天保佑我看错了,阿尔那笨蛋衬衫露了一角出来就不会好好扎起来吗笨蛋!再往下就看不见了,不过今天上午下雨了,想也知道那个家伙为了不打湿裤脚而把裤管卷起来了恐怕现在还没放下来,鞋尖也沾满了泥巴吧也不想到要擦一擦,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笨蛋,阿尔大笨蛋!
……为他这么操心的我还真是绅士呢,女王殿下你说对吗?
他这样想着,把在阿尔弗雷身上的目光移开。

弗朗西斯想,大家都好可爱呀哥哥我真幸福。
Comment
……这种死蠢向的东西总是能萌到我的心【谁死蠢
……因为是用死蠢的三郎发出来的呀(三郎对不起
法兰西哥哥是人生的赢家,精神的胜利!耶!
[跑开
有哥哥,人生没问题!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 哔哔,杂记 | HOME | 点名=3=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