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哦我的土地公公老天爷

2009 09 05
标题什么的,我只是想说说这话而已。

====

罗维诺在上课的时候突然哭了出来。
课程其实是农场培训,他和一群中年人和青年人还有几个老年人一起挤在闷热的屋子里听一个有奇怪口音的讲师在台上滔滔不绝。空气是湿润的烦闷。他想这点东西老早就跟着安东尼奥学过了哪里用得着再听一遍,随后记起安东尼奥那个混蛋今天去城里进货,笑眯眯地留下“小货车挤不下罗维诺啦,俺总不能把你抱腿上吧”这样不负责的话就跟着大伙儿出发了,以“你一个人俺不放心”为由,把他搁在农场培训的讲堂里。他要和一大堆不认识的人在一块儿听无聊的课程(这些人里还没有可爱的姑娘,这是最让他难以释怀的),安东尼奥不陪他受苦,却自个儿上城里悠哉了。
那个说话有乡下口音的、笑容死蠢的、爱番茄胜过自己的,大混蛋安东尼奥。
罗维诺想着想着,就在四月清透的阳光里嘤嘤地开始抽泣。

----

“列车!旅行!新大陆!HERO!”
站台上,一个金发的男子以不符他年龄的姿态手舞足蹈,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暴发户的形象,不理会周围人感想地大声嚷嚷着。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全身裹在深色大衣里的人,严肃地皱着眉头,正是绅士的样子,却不得不因躲避同伴兴奋的各种动作而趔趄连连。
“够了快闭嘴!你就不能安静点吗阿尔!”
阿尔——全名是阿尔弗雷•F•琼斯——单脚转了个圈,靠着惯性倒在绅士身上,单手环过了他的脖子。可以看到他的脸一瞬变成了酱紫色,粗粗的眉毛压下来和眉间愤怒的皱纹挤在了一起。他迅速地推开了阿尔弗雷,慌张却也没有原因地理着本来就整齐的大衣衣领,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亚瑟,你紧张什么?”阿尔弗雷完全没有意识到同伴的窘态,依旧笑嘻嘻地把手搭在他肩上,“呐呐,不觉得高兴吗?这车票可不便宜,这车当然也不便宜啦!新大陆铁路我是HERO号!不愧是我家企业造出来的!”
“吃父辈的好处得意什么!”
“我是在提前得意!”被训了还是理直气壮的样子,“因为HERO我只要二十年二十年,不,十年,算了,明年吧,就能造出比这列火车更棒的交通工具!”
“哦?”亚瑟不屑地挑着眉毛——因为体积粗大,很难发现他进行了这一表示鄙视的动作。
“它可以开到火星上!啊哈哈哈!”
“期待明年的来临,会有本世纪最大的车祸——顺便说一句,今天就是十二月三十号了。”

----

两篇都没写出想要的感觉来……好像不会写了。
我想要一本《世界各国人选择一起坐的火车是什么样的》和一本《告诉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怎样一起糟糕地经营农场》。

====
卡梅娅已死,祝它走好TVT
老爸抱着电脑玩了一个上午,一直到午饭后开始玩游戏,屏幕才跳开了。我坐在旁边做作业,听到他对主机和显示器的接线折腾开了,哐啷哐啷,到底要怎么弄才能搞出这种声音啊……
“这电脑怎么回事?游戏时屏幕就出问题了吗?”
妈妈躺在安乐椅上看书,听罢淡淡接口道:“它什么时候都会跳,可能过会儿就好了,不过再过会儿又坏了。你死心吧。”
“对啊你死心吧。”
他还是不折不挠地继续折腾,过一会儿来问我。
“你要台式机还是笔记本?”
“啊?”
“电脑啊,坏了。”
“它就是显示器坏了,让人修修嘛。”
嘴上是这样说,我也真舍不得卡梅娅,它是色的很美丽呢。不过听到爸爸这样问我还是感动地泪目了。
“……台式吧还是。”

不过为了证明卡梅娅其实没坏完,我开了电脑,然后发现很可怕的事。
其实直到昨天它还是屏幕下方三分之一的地方跳动着,严重点的时候大概就一半吧。今天爸爸折腾一番后,跳动范围变成全屏了。

妈妈曾说我是包搞烂,我也兢兢业业地做了很多事来对得起这个名声。
结果现在发现自家父亲是超·包搞烂么?

妈妈几个月前从办公室里搞来一根网线(……),家里的笔记本是爸爸从办公室带来的(……),无线上网不能。因为台式机还在我以为那网线这辈子也用不上吧,然而用上了(……)。
开始上不了大巴,打不开视频,不能下载,所以忍着不刷公式站不看凉宫在线不下化物语,还好后来都这些事都可以干了TVT
发自肺腑地对土地公公老天爷感激涕零。

====

北/大/西/洋/暖/流验证通过失败了一次,修改了注册原因现在还在等待TVT怪伤心的。
通过啦!……但一通过就有点懒……上帝公公土地爷保佑我能写点米英出来这种想写写不来的感觉超不爽的下周还要写周记内容是太宰读后感呢TVT
Comment
No title
狗血闷骚之气蕴积于胸之感本人深有体会!

被给个命题或者直接去查资料可能会不错,呜呜。
No title
……虽然没看懂你的留言不过狗血闷骚之气蕴藉于胸之感可真是阴魂不散!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